刘海粟 《六上黄山写生稿》 1954年

  见证时代画家记录创作过程的珍贵方式,窥见画作中山石人物凝于画家笔端最原始的面貌。6月25日,西泠2016春拍推出“现代中国绘画的诞生——中国首届国画画稿专场”,并斩获白手套业绩。画稿,一个在拍卖市场相对陌生的特殊门类,相比国画原作来说,它或许微不足道,还很小众,然而从学术到市场的演变令它从空白阶段走向价值挖掘的求索。

  记者专访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贾冰吾先生,西泠拍卖相关专业人员也分别解读、剖析名家画稿迸发的学术与市场的力量。

  落墨下的妙笔 历史中的片段

  新金融:西洋绘画将创作过程分为临摹、写生与创作,中国画或称师古人、师造化与师我心。中西绘画创作过程中,画稿属于哪个阶段,起到了一个怎样的作用?

  贾冰吾:简单地说,西洋画的画稿应是在写生和创作之间,中国画也是在师古人,师造化之后,先有腹稿或画稿再进行师吾心状态下的创作。我自幼师从著名美术教育家、书画泰斗孙其峰先生学习中国画,孙其峰先生曾讲到画稿的重要性,尤其在工笔画创作时。北京于非闇先生、王雪涛先生,天津刘奎龄先生、张其翼先生的画室中,都有相当数量的画稿,这些画稿是他们重要经典作品的初始蓝本。由此可知画稿在中国画创作中至关重要。

  此外,中国画发展到当下,传统意义或概念的中国画已经得到了更多元、深入的发展,明清以降西学东渐,西洋画的一些学习手段、创作方法融入到中国画的创作当中。所以无论是古已有之的人物、山水、花鸟以及当代水墨等题材的主题创作,或多或少都应用画稿来控制画面的立意、主题、构图以及提炼、升华初始的创作意图,加之中国文化、艺术自古在社会中充当着兴人伦、助教化的作用,画稿在中国画创作前拥有不可取代的价值。

  业内人士:对于画家来说,画稿是每一幅作品必经的一个阶段,是创作中一个特定时刻的写照。画稿还是画家在创作过程中不同阶段的不同尝试,并且对于画家来说,画稿有更大的张力,它往往兼具作为一件艺术作品的法度以及能容纳画家最大胆创新、最先锋尝试的量度。比如画家刘海粟,其泼墨黄山泼彩荷花的技巧,无一不是在一幅幅画稿中得以实践印证,最终集其艺术之大成,绝少不了于画稿之中所得惊才绝艳之妙笔。

  而对于阅读画稿的观众来说,画稿是记录大师国画创作时一个非常珍贵的方式,能引领观众读到成作所读不到的东西,也往往能在诸多画稿的细节处重新学习发现大师作画特有的习惯,虽然不同于文字,但画稿也是以一种最直接并且第一手的材料来证明画家创作所经历的过程,而这一个个以图像而形成历史的片段,又将重新融合组成一个新的美术史。比如本次画稿专场中,我们依次发现有刘海粟的临摹以及仿古画稿,李可染的韶山写生稿,以及程十发的人物创作稿。而画稿中又以写生稿数量最为突出,是画家对于创作素材最初的提炼,从中往往能看见画作中山石人物凝于画家笔端最原始的面貌,也是画家于师造化处不懈努力的证明。

  新金融:写生稿、临摹稿、创作稿、草稿等与原作和最终作品对比,体现了哪些区别以及价值上的不同?

  贾冰吾:自古,画家在亲近大自然过程中,用目策,都离不开心记或是用只纸片素,把面对自然界时使他有所触动的一景、一物勾画出写生稿,然后回到画室,将写生稿去粗取精、删繁就简地整理  成画稿或创作稿。就中国画来讲,有写生稿、课徒稿、粉稿等等,对于藏家来说,写生稿能体现画家对客观物象的观察、总结、概括和表现到纸面的能力,临摹稿则能反映画家对于前人传世作品的笔墨、造型、色彩等方面的认知和再现的技能。而草稿和创作小稿是为创作落墨时,画家能更好地把控作品在造型、笔墨、色彩完美程度的手段。课徒稿则是名家传授画艺时为学生、徒弟示范画技时随手勾勒的示范画作,有些范画几乎就是一幅完整的创作作品。所以各种画稿都有它的收藏价值。

  业内人士:画稿和原作依写生稿、创作稿、临摹稿等功能的不同而呈现不同的情况,以创作稿为例,有与原作(最终作品)完全相同,几乎不差一丝一毫的画稿,只是署款与未署款的区别,也有设色原作的水墨版本、水墨原作设色的版本,当然,也有许多画作成作之前未完成的阶段,不一而足。这些都是画家在反复实践中留下的难得的美术史料以及艺术珍品。从学术价值来看,它们能提供所有别的文字资料所不能回答问题的直观答案;从艺术价值来看,每一件画稿都具有自己的独特性以及创新性,有与成作相比不二甚至造诣更深的艺术之美,也有自己特殊的未完成的残缺之美,这都是画稿吸引人之处;从经济价值来看,画稿也同样值得被当作一件完整的作品来对待,和最终作品相比,其经济价值可能相对弱化,但其实就意义上来说,真正蕴涵于画稿之中的价值完全不输于原作,特别当原作仅存于美术馆与博物馆之中,那么画稿将是购藏唯一的选择。

  从空白阶段到拍场新类

  新金融:西泠日前推出的特色创新专场,“现代中国绘画的诞生——中国首届国画画稿专场”已100%成交。举办国画画稿专场的契机和初衷是什么?

  业内人士:学术层面看,是为了将画稿这一个特殊的门类作为近现代美术史的切入点,通过画稿的历史重新发现并梳理近现代美术史;市场层面看,西方收藏画稿有其源远流长的历史,画稿被作为一个特殊的门类和研究对象被藏家和美术馆珍藏和保存。而国内对于这一领域特别是国画画稿还有许多地方处于空白阶段,因此西泠首推首届国画画稿专场,就是想结合学术与市场的力量,为重新发现和梳理近现代美术史出一份力。

  新金融:从目前的市场来看,名家画稿的成交价格似乎并没有原作的价格高,而且它还具备一些额外的附加值。那么对于藏家来说,应如何筛选出价值既高,又有文化艺术含量的精品?

  贾冰吾:收藏画稿时首先要选名家的画稿,其次,名家重要传世作品的原始粉稿和构图小稿是最具收藏价值和意义的。当然,谁要是能收藏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周恩来总理请傅抱石和关山月先生为人民大会堂创作的鸿篇巨制《江山如此多娇》的彩色构图小稿就无上荣光了。

  业内人士:收藏画稿可以有不同的选择,比如从学术价值来说,一些炭笔写生稿为画家创作的起源,往往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但因为其艺术性的局限,往往只受到部分藏家的喜爱,其实非常可惜。而兼具艺术价值、经济价值的画稿推荐的是组合式的收藏,同一个作品不同版本的系列购藏既突出了丰富性与艺术性,也体现了其经济价值,可谓一举两得。此外,经典作品往往有其“名人效应”,是拍场中的热点。比如本次画稿专场中代表李可染红色题材创作高峰的经典作品《韶山》的初创稿等就拍出了71.3万元的高价。经典作品的画稿往往代表着名家大师特殊的创作时期,并且有其典型性。

  新金融:你怎样看待拍卖公司举办的国画画稿专场?

  贾冰吾:现当代重要的中国画创作,由于社会环境以及政治需要,艺术家要为创造新中国的伟人立像,为祖国的山河立传,就要通过更加严谨、更加现代的中国画手段来完成一幅幅史诗般的经典创作,这就注定国画画稿在经典作品创作中不可或缺、无法替代的地位,更是收藏者研究画家经典传世作品的原创立意、创作初心的重要佐证。这场拍卖不仅为收藏领域开辟了一个新视角下的新门类,更是藏家、中国画后学对于经典作品深入研究、再认识的特殊品类。

  收藏投资趣味性大

  新金融:你怎样看待名家画稿的收藏性?它是否具备投资功能?你认为它会走向何方?

  贾冰吾:由于中国画的发展在近百年来经历了无数战乱与运动,加之西学之东渐,中国画收藏领域尚没有对近、现代中国画名家传世经典作品作出系统、全面地梳理和研究。可见画稿收藏方兴未艾,收藏性毋庸置疑。至于投资功能也就可以想见了,从中国画学习的传承、教与学的角度,以及梳理中国画名家经典的现实需求来考量,加之人们不断提高对精神生活的日益追求,画稿收藏必将成为独具魅力的集观赏性、艺术性、研究性于一体的收藏门类,正所谓大道至简,殊途同乐。

  业内人士:西方在100多年前的第一次拍卖会上就拉开了画稿收藏的序幕。画稿的收藏性不亚于画作,并且收藏画稿的趣味性其实也远大于画作,在书画领域,画稿其实是真正具有把玩性的一个门类,对于画稿研究的慢慢深入会吸引更多藏家的进入。就投资性而言,其实画稿是一个门槛较低的收藏门类,其价格相对于画作来说并不高,这对钟情于画作而竞拍不得的藏家来说是另一种非常好的选择,未来颇具潜力。

  新金融:名家画稿在拍卖场上现身夺目的频率正逐步加大,但不可否认画稿也存在鱼目混珠的现象。藏家除了可以利用题识、来源进行鉴别外,还有其他依据因素吗?

  贾冰吾:除去我们惯常的对于纸、墨、色、款识、印章、题跋等国画要素的判断,更重要的是考证画稿与经典作品之间,从大局到细微的关联所在,也就是从画稿和作品在艺术性与表现力上探究的因果关系。

  业内人士:目前许多藏家在判断一幅画作时,的确更多是通过画家的款识进行真假判断,而我们希望在画稿的鉴别上,更多能通过画家独特的笔法来进行验证,从而也能够对画作有更深入的了解。其次,许多名家画稿其实来源有序,其上时有画家后人或学生的题字,并且其数量有些呈规模化,有些还伴有画家与友人来往的信件,这些其实都可作为名家画稿身份的佐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