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吃的变成玩的,从营养品变成艺术品,核桃的身价也由此变得“疯狂”了。可到了最近这两年,疯狂的核桃却突然停下疾行的脚步,至今仍未缓过劲儿……

  神话褪色

  核桃在文玩行当中是一个小小的收藏品种,行内人称其为文玩核桃。随着长时间的把玩,核桃色泽逐渐变红,最终呈现出如玛瑙般的颜色,因此便成为人们争相追逐和收藏的对象。

  国内这一波“文玩核桃热”始于2000年。2008年以后,文玩行业发展猛然加速,成就了很多一夜暴富的神话。在文玩核桃行情最火热的时候,一对品相绝佳的核桃最贵甚至能够卖到三四十万元。

  “现在价格确实跌了很多。”在天津沈阳道文玩市场,李女士经营的文玩核桃摊位小有名气。“我玩核桃22年了,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以前也有过价格低谷的时候。文玩核桃总的来说有50多个品种,每次价格低谷的时候都有几个品种、十几个品种降价,因为每次的热点不同。而这次则是30多个品种一起跌价,确实和往次都不太一样。”她表示。

  据介绍,核商进货的渠道有两种。一种是核农摘下核桃、剥开青皮并配对,核商直接购买成品,由核农承担风险,进货价相对较高;另一种是核商买下至少一整棵树的青皮核桃,自己剥,风险自担,这种方式被业内称为“包树”,进货价较低,但风险大,靠经验,更靠运气。

  “同等档次的核桃,原来1000块钱只能买一对,现在买三五对都是可能的。”李女士指着店门口的一个箱子说,“这些是去年包树下来的果,现在卖的都低于成本价。”不过她也表示,“真正的极品核桃,是不会掉价的。”

  买卖水深

  在文玩核桃市场中,有种赌法被业内叫作“赌青皮”,极像玉石收藏里的赌籽玉。每年处暑、白露前后,在北方著名的文玩市场里,都会有这种“赌青皮”的摊 位。这种买卖规矩简单,即花上几百元,选出一对青皮核桃,剥开后无论大小都归买家。如果顾客觉得配对合适,交易结束;如果觉得不合适,可以再花点儿钱给其 中一只核桃配上一个品相、个头相似的,凑成一对,另外一个核桃则还给卖家。

  对于“赌青皮”,李女士有些不屑,因为“赌青皮”的一般都是 没什么实力的,拿出来赌的也都是挑剩下的。“包树的青皮核桃有大有小,大的剥开配对,一棵树能卖得上价的大概只占5%,剩下个头较小的就有人拿来“赌青皮”。普通玩家眼力不如我们,又是劣中选优,只开两只,一般都不会成对,至少要再开5次才能配上对,而且难出精品。”

  “河北漫山遍野都是核桃,人人都来种,这东西就没的玩了。”李女士分析道,“2012年左右,大量外行的投资人进入市场,核桃树从树苗到结果需要3年,等到他们种的树结出了果,供大于求,市场行情也就下来了。”

  她表示,现在的文玩核桃95%都是嫁接的,野生的老树少之又少。所谓嫁接品种,指的是从好品种上剪下一枝插到树苗上,再上夹板、套模子,结出的核桃品种 优良、形状好看、大小类似。提起“上夹板”,一位河北的核商毫不避讳:“种核桃的都上夹板,这不叫造假。”这种做法是用四片塑料将核桃固定,再用四根长螺 丝固定到相对窄的宽度给核桃夹上。上了夹板后的核桃在树上只能横向生长,比例改变,成为人们追求的矮桩核桃,也就是高和宽相差5毫米的核桃。

  然而,随着文玩核桃市场的火热,骗术也在不断升级。据了解,用核桃粉做核桃是一种新型的骗术,看准的是消费者追求“配对儿”的心理。将核桃皮粉碎之后,再用胶水和模子压出来,重新上色,制作出来的核桃大小、纹路都一样,再被忽悠成百年不遇的“孪生核桃”。

  核桃长出异型本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有不法商家看中了异型核桃的高利润,将好几个核桃切开粘在一起,形成所谓的3棱、4棱甚至5棱。上当的消费者花大价钱得来的却是一件精美的“手工拼接品”。

  回归合理

  而对业内专家来说,“文玩核桃”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文玩核桃与其说是收藏品,倒不如说是玩物。”中国古陶瓷研究会鉴定委员会委员许渭认为,文玩核桃卖 到如此高价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核桃不具有很高的文化属性,现在收藏核桃的很多门道其实都是核农和商家捏造出来的,在此基础之上卖出的高价是很脆弱的。” 不必为文玩核桃的兴衰过度悲哀,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是任何商品都会永远升值的。当产品供大于求时,这文玩核桃也只能遵循市场规律,该升就升,该落就落。

  “我已经包了明年的树,虽然市场不好,但依然会坚持下去。有涨有落很正常,现在真正喜欢玩核桃的人能用低价买到更好的货,泡沫挤掉了,市场才更健康。”李女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