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齐鲁晚报

  不知道你是否在某一刻曾好奇过——每天路过的广告牌,那个电商的铅笔画广告出自谁手;玩了一路的卡牌手游,刚抽到的五星软妹卡是谁画的;竞争对手的网络条漫看起来超有趣,他们找谁做的?

  笼统的答案每个人都懂,找画师约稿而已。但如何找到他们,又怎样与他们沟通,或许才是真正的疑问所在。而大多数人往往只看到结果,其中的创作过程似乎总是秘 而不宣。久而久之,每当提到“美术约稿市场”,总会有质疑这个领域存在“市场”可言吗?米画师认为——存在!美术需求广泛存在于各行各业中,只是它被低估了。

  画师的幸存者偏差

  跑步最快的你只记住了博尔特,登上月球的人你只认得阿姆斯特朗,那么第二、第三名呢?没有人会在乎,这就是所谓的幸存者偏差。说到画师,除了那几个大师的名字,谁又会在乎这个群体的生存现状呢?

  学艺时,有多少人被问过“你是成绩不好才来学画画的吧”。

  谋生了,知道你的职业,总有人免不了吐槽一句“穷画画的”。

  我们看到不仅是行业内部,国内整体社会环境对“画师”这一行当都存在着或多或少的误解。但你也许不知道,动漫大国日本的许多画作外包是由中国人完成的,甚至圈内知名画师的稿酬已经比日本画师还要高;而随着近两年国内游戏行业的火爆,一大批画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存空间。但这些耀眼的价值同样“秘而不宣”,因为他们同属“幸存者”。所以如果你在微博上搜索“约稿”,看到的大多数信息并不是甲方的用稿需求,而是画师打着标签的#求约稿#。

  庞大的市场与无限的可能性

  互联网一直在改造我们的生活方式,从“浅阅读”到“微阅读”,当下进入了读图时代;从写信,发电邮到即时沟通,如今年轻人流行用表情包斗图。图画就像是我们理解与沟通的润滑剂,帮互联网时代的现代人读懂这个世界,然而你又读懂了图画的价值吗?

  近 两年,“二次元项目”越来越被资本市场看好,投资人说着眼二次元就是在着眼未来,而“二次元”所贩卖的核心是什么,其实一个字就可以概括——画。没错,二 次元市场的确是用“画”最集中的领域,即便我们只考虑动漫与游戏市场,2015年二次元美术市场的总值就达到了333亿元人民币,这比上一年增长了 54%。而所谓“二次元受众”的90后00后们,还将继续用手中的银子亮明态度。在庞大的市场规模下,追根溯源将目光投向画作的需求与生产,或许同样不失 为着眼未来的一种全新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