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圈内有人这么讲:“现在我不赚钱到什么时候赚?现在趁人家还没看懂,人家还没搞清楚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差的,正好利用有利时机赚一把”。从经济规律上讲,他是掌握了经济利益的规则,也没差错。但是我认为,现在要关注紫砂圈子里的主流与本体,一个行业里面要有一批注意自己的形象的人,这一部分不能乱。

  紫砂行业在历史上起起落落,发展到现在,出现了非常繁荣兴旺的局面。文人接触紫砂后,将紫砂向“文人化”发展:把原有的“平民紫砂”、“宫廷紫砂”推向了具有紫砂研究价值的“文人紫砂”。文化人除了推荐、传颂紫砂的文献之外,也直接涉及或参与紫砂壶艺的制作。

  文人参与紫砂的另一主要方面即陶刻装饰,历来一直有“字随壶传,壶随字贵”的称颂。我一直认为文人题壶时,起题诗词、书画、镌刻应合理地布局到紫砂茶壶上,应该是“切茗”“切壶”的融合。如果装饰的内容与茶与壶不相关联,纯属壶上有了添加,有的更是画蛇添足糟蹋了茶壶的艺术性。当今有很多人对陶文化、茶文化不作研究,不考究诗句的来龙去脉,参与纯为挣钱。这就是顾景舟常说的用“萝卜”来煨“肉”,肉与萝卜一起烧,萝卜的味道好,其实得益于肉味。就算书画名家,如果不加思考在壶上作与茶与壶无关的笔墨装饰,这也只能是茶壶上留下了某某名人的笔迹。

  我们的一些陶刻前辈,他的刻壶已是职业,刻法已程式化了,变成习惯性工艺装饰,句子是老句子,装饰也是老三套,变成行业里面一个品类的工艺品,刻得再细再精再好,也只是一件工艺品。诗、书、画、金石结合在一起,关键要融为一体,要有镌刻者的创造性,这样才能真正提升紫砂壶的文化品位。

  现在有很多人把设计看作是形而上,把制作看作是形而下,这种认识对紫砂艺术而言是不正确的。故现在也有大师不愿提自己是工艺美术大师,而称自己是美术大师,他怕工艺两字。我认为,如果我拿工艺出来跟别人比,我在哪里都对得起这个称谓的。不敢把艺术家的头衔往头上套,我清楚自己有多少本钱。

  我写书总结手工工艺传统,谈紫砂茶壶是如何做出来的。你不要怕自己是搞工艺的,我到哪里讲话都说自己是搞工艺美术的。因为我有一个出发点,凡创作、制作,第一个想的就是要考虑到将来的出路及后果,即归宿在哪里,做了干什么用。这个是我们搞工艺的一个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致命伤,这种思维往往阻碍了创作遐想空间。因为搞艺术的可以不用考虑艺术作品的具体用途。但是工艺是有实用性的,我们手工艺人对实用性是负有责任的。

  紫砂行业也是一个“市场”,对于“市场经济”需要冷静看待,有真正艺术水平的评论家、鉴赏家不等于就是这个行业的购买者、收藏家。前段时间,很大一部分紫砂产品是礼品,吹得响、卖得好,虚高价格的攻关作用大。花钱的人不一定欣赏东西,欣赏东西的不一定花得起钱。所以,有责任心的人,须考虑自己的身份,对社会有一种责任感,就不光只有经济的考虑。我一直认为价值不等于价格,今天的价格不等于明天、后天的价格,历史长河会检验一切的。

  紫砂圈内有人这么讲:“现在我不赚钱到什么时候赚?现在趁人家还没看懂,人家还没搞清楚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差的,正好利用有利时机赚一把”。从经济规律上讲,他是掌握了经济利益的规则,也没差错。但是我认为,现在要关注紫砂圈子里的主流与本体,一个行业里面要有一批注意自己的形象的人,这一部分不能乱。在树干上什么都可以长出来,哪怕是生一点虫子,有点蛀虫都没事,但是本体要健康。我们要把自己的形象树好,做自己该做能做到的,我们的责任就在这个地方,历史自有评论。

  紫砂行业最大的隐患,关键就是紫砂作品上下档次分辨不容易,何谓好,何谓差,这个标准不容易被一般人所认识。过去只有上千人做紫砂,在一个厂里面冒出来的没几个;现在发展得太快,光从业人员就5万左右,不仅是本地的,全国各地来宜兴参与到紫砂设计制作的,也占了很大比例。做出来的紫砂壶,一般的都要称工艺品,谁都有名气,谁都有品牌,有很多真真假假的大师和艺术家。一般情况下只能认职称买茶壶,这样,有了职称就有价格。行内也热衷于职称的追求,出现了职称产业链,因此职称也是越评其后果越复杂,选壶凭职称也使你眼花缭乱、无所适从。总之,认职称买壶也是一个时代的“卖点”。其实赏壶是一种自我价值的体现,你收藏的壶体现了你的审美眼光,要不断地做“学”做“问”,提高自身的美学知识,才能在紫砂壶上得到真正的乐趣与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