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理财周刊

明宣德 青花五爪云龙纹大罐

  6月8日,北京匡时十周年春拍以25.58亿元圆满收槌,共出现了4个白手套专场和40件过千万元的拍品,创历史新高。瓷器杂项板块首次推出的“天工开物——瓷玉工艺品精品夜场”76件拍品总成交额高达3.23亿元,成交率达89.47%。其中,清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一套以3335万元高价拍出,买家为著名收藏家刘益谦。5月30日,为庆祝佳士得立足亚洲30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三十周年志庆拍卖:世纪珍藏”。其中,明宣德青花五爪云龙纹大罐以1.5804亿港元成交,夺得桂冠。

  名家递藏频现市场

  今年春拍瓷器拍卖市场让人感到的稍许暖意,特别亿元天价的出现似乎又给市场一针“强心剂”。在一系列高价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大量名家珍藏频现市场。就拿此次拍出亿元天价的明宣德青花五爪云龙纹大罐来说,其源自一个法国私人家族,在其家族中代代流传至今。现任藏家是一位瑞士籍女士,大罐曾是其外祖母M.Legrand女士(1883-1978)的藏品。M.Legrand女士来自巴黎北部,在巴黎度过了大半人生,1926年时继承了此罐,后传于其子(现任藏家的舅父),而这件大罐曾被记录于一张1981年的清单之中。1997年现任藏家的舅父过世后,由她继承了此罐,并将其置于宅邸穿堂作摆放杖之用,因而曾配有一层金属内里作保护。

  4月6日,香港蘇富比2016春季拍卖“赏心菁华——琵金顿珍藏重要中国工艺精品”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收槌,共97件来自英国著名藏家罗杰·琵金顿于20世纪中期收集的重要藏品上拍,总成交额5.0171亿港元,成交率92.78%,远超拍前预计的2.25亿港元总估价。在成交的90件拍品中,共有34件超过百万港元,10件超过千万港元;在成交价排名前十的榜单中,共有8件明代青花瓷器,其中一件“明永乐青花花卉锦纹如意耳扁壶”以1700万港元起拍,直接加价至2500万港元,最终以9700万港元落槌,成交价达到1.1052亿港元。

  “这是具有开创意义的一次竞拍,代表着鉴赏界的眼光达到了新的高度,而收藏者挑剔的口味借由高品位的卖家得到了很好的满足。”蘇富比亚洲的副总裁仇国仕认为,中国瓷器收藏于1920和1930年代开始在英国流行,这段时间是瓷器收藏的黄金年代的“时间囊”,当时适逢瓷器鉴藏知识和品位大幅提升,一批出色古董商的出现更满足了藏家对顶尖逸品的渴求,而这些瓷器现在也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因而,只要有这个时期的瓷器精品出现,总是会受到市场的追捧。

  5月15日,中国嘉德2016春拍“明清瓷器·宫廷御玩”专场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行,共呈现98件明清御瓷,清雍正珐琅彩月季绿竹诗意小杯以1200万元起拍,最终以1950万元落槌,成交价2242.5万元,由电话委托竞得。

  “V型”还是“L型”

  虽然在2016年的春拍中,瓷器拍卖市场终于出现了亿元天价,但是在业内专家的看来,断言市场出现了“V”型反转还为时尚早,甚至一些专家认为,现在的瓷器市场还是在“L型”徘徊。

  早在拍卖之前,此次拍卖的这件高约48.5厘米的“云龙纹大罐”就大受市场关注。在佳士得中国瓷器及工艺品部专家连怀恩看来:“从形制、体量、纹饰、完整度来看,这件拍品堪称20年来拍场上出现的最好瓷器。”据介绍,在传世的明宣德青花瓷器中,相似形制的目前仅发现3件,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及东京出光美术馆各藏有一纹饰甚为相近的宣德款云龙纹大罐,但上绘纹饰俱为正向的三爪云龙,如本拍品绘有回首的五爪云龙纹大罐至今可说是独一无二。

  一位市场人士介绍,东京出光美术馆那件宣德款云龙纹大罐在1981年拍卖的成交价为72万英镑(1英镑大约可以兑换2美元),而当时鸡缸杯的价格为528万港元(大概是4.6港元兑1美元),而从今天的拍卖情况来看,此次拍卖的五爪云龙纹大罐珍罕度应该更高。

  在中国嘉德陶瓷部总经理刘越看来,尽管今年春拍确实涌现了不少精品,但是说“V”形反转还为时尚早,市场究竟会表现怎样还有待观察。“琵金顿”专场拍出好成绩,是因为这批瓷器的品质确实很好。但其实同一场拍卖的主拍普通器物的专场,成交价格并不高,和前两年没有什么差别。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英美两家老牌拍卖礼昂腾博与弗里曼首拍推出的大明宣德年青花龙纹高足杯以3600万港元落槌,加上佣金4156万港元。值得注意的是,英美主要古董商Marchant、Lally等悉数到场。著名藏家张宗宪、翟健民等也均参与了此次竞拍,最终的获胜者是娄宗贤两兄弟。业内资深行家认为,现在的瓷器拍卖市场上,是否有大藏家参与拍卖,已经成为判断价值的另外一个重要指标。

  京城趋势值得关注

  在今年佳士得春拍中,原本被市场非常看好的南宋时期的官窑十棱葵瓣洗,最终以3820万港元成交。对此,佳士得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主管曾志芬曾表示,由于高古器物争议较多,如果没有明确的出版记录的,则总有人质疑,因为往往不太好卖。另外也有人感叹,高古器物近来有几分生不逢时,当它们的市场价在上行的时候,艺术品市场整体却在持续调整,市场的压力也使得高古器物一直没有很突出的起色。

  在中国香港春拍市场结束之后,北京匡时和北京保利也举行了春拍,而瓷器部分中,两大拍卖行也是卯足了力道。据北京匡时瓷器工艺部负责人鲁飞飞表示,今年北京匡时春拍,不仅延续了之前的日场瓷器、日场杂项、名家瓷专场、佛像专场,还新增了最重要的“天工开物·瓷玉工艺品高端夜场”。其目标就是夜场做精做强,日场品质朝着夜场做。在这次日场众多拍品中,同样也有很多亮点。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清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清乾隆青花缠枝莲香炉、烛台三供”。10余年未露面的清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再次揭开神秘面纱,最终成交价为3335万元。另一组唐英制像生瓷鸭成交价达到了368万元,堪称最贵的鸭子。

  “瓷器部分仍然以名家旧藏明清官窑为主,明代有明洪武日本近卫家族旧藏的孔雀大梅瓶,英国旧藏永乐青花瓜藤大盘,瑞士名藏嘉靖娇黄金钟杯成对等。清代则有乾隆洋彩龙纹贲巴瓶一对,为英国放山居旧藏。乾隆茶叶末如意耳尊为胡惠春暂得楼旧藏,还有乾隆青花大抱月瓶等重器。”北京保利瓷器工艺品负责人李移舟表示:“从香港蘇富比的拍卖来看,琵金顿的专场还是非常成功,市场对于传承有序的器物还是非常追捧的,特别是永宣时期的精品,还有可能超过清代的瓷器。如果按照陶瓷史的脉络进行收藏,各个时代的代表作都是非常有前景的。”

  从两大拍卖行的估价来看,受到市场的影响,许多精品的估价都非常具有吸引力。因而最终的成交应该是在预期之内,但最终的成交价格还是体现出藏家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