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馆1月14日讯 2016年1月13日下午,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偶人世界——徐竹初木偶雕刻作品捐赠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开幕式。原文化部非遗司司长马文辉,中国美术馆党委书记游庆桥,中国美术馆常务副馆长马书林,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刘魁立,中国民间美术学会常务副会长、著名艺术家杨先让,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苑利,文化部艺术司文学美术处处长刘冬妍,中国艺术研究院民间美术研究中心主任王海霞,原中国美术馆民间美术部主任廖开明、副主任曹大为,漳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漳州市文联主席汪莉莉,漳州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洪跃中,以及本次展览的捐赠者、中国木偶雕刻大师徐竹初共同出席了开幕式。游庆桥书记为徐竹初先生颁发捐赠赠书,马书林常务副馆长、洪跃中主任、杨先让教授、徐竹初先生分别为展览致辞,开幕式由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

开幕现场

  展览以“偶人世界”为题,既指徐竹初一生创作了600余件涵盖生、旦、净、末、丑各行的人物角色所构成的丰富多彩的木偶世界,也指他这一生心无旁骛,专致于艺术创作而活在木偶的世界里。本展旨在全面展示徐竹初的木偶雕刻艺术,既展现他在众多人物塑造上的非凡创造力,以及对于角色刻画神情毕肖的艺术才能;也着力呈现他对于仙神等虚幻题材的想象与拓展;最后,还要展示徐竹初木偶世家百年来的发展脉络。由此,展览分为三个部分:妙肖百态、精巧入神与世家风华,分别呈现在中国美术馆五层19、20、21号展厅。

中国美术馆常务副馆长马书林致辞

  在本次展览的前言中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这样写道:“出身于福建漳州木偶雕刻世家的徐竹初先生,在60余年的艺术历程中塑造出无数具有灵性、温度,富有生命力的艺术形象,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气韵和神意,洋溢着鲜明的个性和风格。作为中国木偶雕刻大师,深得传统文化的滋养,秉承先辈技与艺,且创造性地继承与发展,无愧于时代和人民对他的养育与厚望。”

  2014年至2015年,徐竹初两次向中国美术馆捐赠木偶作品400余件。为感谢徐竹初的捐赠义举,中国美术馆特别筹划了本次“偶人世界——徐竹初木偶雕刻作品捐赠展”,该项目已纳入由文化部和财政部共同设立的“20世纪国家美术收藏和捐赠奖励专项计划”。

     漳州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洪跃中致辞

中国民间美术学会常务副会长杨先让致辞

  吴为山馆长对徐竹初先生的无私捐赠表示深深地感谢,他说:“走过一个甲子的艺术苦旅,徐竹初依旧刀锋劲健,游刃有余。一个个偶人在他不辍的劳作中诞生。今天,他带着创作的400余木刻偶人和自清代中期以来的家传木偶遗珍捐赠给中国美术馆,这种对民族文化的责任感和对艺术的至诚之爱以及奉献精神令我们由衷钦佩!感谢!感谢!”

中国木偶雕刻大师徐竹初致辞

  早在1992年,中国美术馆即举办过“徐竹初木偶雕刻艺术展”,并收藏了他的38件木偶精品。这些作品,作为中国美术馆的重要民间美术藏品,在国内外多次大展中发挥了积极作用。特别是2014年,徐竹初的木偶作品参加了我馆在波兰华沙国家民俗博物馆举办的“万相生辉——中国美术馆藏面具、木偶、皮影艺术精品展”。展览在波兰引起了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徐竹初精妙的木偶艺术为中外文化交流做出了贡献。

中国美术馆党委书记游庆桥为徐竹初先生颁发捐赠赠书

  徐竹初,是享誉海内外的木偶雕刻艺术家,1938年生于福建漳州,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漳州木偶头雕刻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在长达六十余年的艺术生涯中,他始终从艺不辍,所创作的木偶角色多达六百余种,其中既有经典文学名著与地方戏曲故事,也有忠臣良将与市井人物,还有释道神仙与妖魔鬼怪。这些穷尽其毕生精力的木偶作品,包罗万象,规模宏大,精妙绝伦,获得了郭沫若先生的高度赞誉,称其为“创造偶人世界”。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开幕式

  漳州木偶是中原文化与闽粤文化融合孕育产生的民间艺术珍宝。据史料记载,至少在宋代,木偶戏在闽南地区已较为盛行了。清代嘉庆年间,漳州人俆梓清开设“成成是”木偶作坊,至今已传至第六代徐竹初手中。自少年起,徐竹初便跟随父亲学习木偶雕刻艺术。还在读初中时,他的木偶作品既已在1955年全国少年儿童科技和工艺品展览会上获得特等奖,受到中央领导和各界人士的关注。

嘉宾合影

  在创作上,徐竹初继承了徐氏木偶世家的优良传统,又博采众长,广泛吸收了诸如京剧、越剧人物脸谱造型,还借鉴了泉州南派木偶的式样,最终熔铸百家,终成一代大师。在工艺上,徐竹初的作品保持着最为传统的制作方法,从材料、工具到雕刻、糊裱,再到最后的彩绘,一丝不苟,被誉为小器大作的典范。还有一些作品,如《钟馗》和《兰大花》等,作者运用巧思,把人物的面颊或下颌设计成可以活动的样式,既增强了趣味性,也为木偶创作开辟了更多的途径。

展厅现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美术馆五层的中央展厅,还特别展出了徐竹初家传的清代布袋木偶戏台,这座戏台为古典楼阁式样的金漆木雕作品,富丽堂皇,夺人眼目。同时,展厅中还设置了供互动游戏的戏台,观众可以亲自动手操作,体验木偶表演的趣味。

展厅现场

展出作品

展厅现场

展出作品

展出作品

展出作品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2016年2月28日。

 

  展览序言

  神刻偶人——为徐竹初偶人雕刻展而写

  偶人的世界,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也是一个理想的世界。在现实世界各种矛盾的交织中,艺人以心灵的触角探索与表现那不可及的精神彼岸。他们以形象的刻塑、雕造,以故事内容的拟构叙说着他们感情的寄托,营建了一个艺术的乐土。因此,偶人是源于生活而又超越于生活,其夸张的形和色,刻塑了喜闻乐见的形象,表现了艺术的创造力。民间的、朴素的、直抒胸臆的、无拘无束的表现手法使得个体的、集体的、种族的无意识得以通过形式而外化。一代一代的艺人、匠师便是在这手艺的传承中延展着民族的审美、智慧……

  出身于福建漳州木偶雕刻世家的徐竹初先生,在60余年的艺术历程中塑造出无数具有灵性、温度,富有生命力的艺术形象,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气韵和神意,洋溢着鲜明的个性和风格。作为中国木偶雕刻大师,深得传统文化的滋养,秉承先辈技与艺,且创造性地继承与发展,无愧于时代和人民对他的养育与厚望。具有手工技艺的民间艺术,往往以家族传承更能深得要旨,这里有着文化基因和生理基因的双重关系,有的甚至与生理的特异性有着密切的关系。当然,显而易见、便于解释的是自幼耳闻目濡的熏陶,会化为生活思维、审美记忆、行为方式而进入人的生命本体。徐竹初的前辈皆是当地赫赫有名的木偶雕刻能手,父亲徐年松的名字更是刻在近现代中国木偶艺术史上的。祖辈的品格和艺术激励他更加勤勉地探寻和创造属于自己的艺术天地。上世纪五十年代,徐竹初在读中学之际便展露其不一般的艺术才华,他凭借高超的木偶雕刻技艺,在全国美术比赛中摘得桂冠,还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称许与鼓励。

  徐氏家族的木偶艺术是福建北派布袋艺术的代表,其造型吸取漳州早期寺庙佛像雍容典雅的特点,线条流畅、饱满、明快;体态丰润、柔和、灵动;徐竹初在继承家传的同时,还精研和吸纳其他地区木偶造型的优长,无论是泉州提线木偶的精致细腻,还是潮汕铁枝木偶的雄浑至朴,皆为他所融入自己得心应手的创造中。从他作品中的生活气息和呼之欲出的人物形象,可知徐竹初十分注重对现实生活的体察和对生命情感的感知。他将对民俗、人情,对形式美感的发现和领悟运用到木偶创作,使作品呈现出入木三分的写实功力。他对人物面部表情的刻画重在对瞬间的捕捉。那种千分之一秒略过的神情直接对应着心灵的真实,逮之则深刻而明了。刻之则化入永恒,趋于无限。超越平庸的模式、程式,创立独特的表现方式是艺术的生路,也是工艺美术创新的思路。徐竹初的可贵之处在于守家规而不囿陈法,重传统而求索创新,融诸家而别开生面。

  创新的意识体现在徐竹初艺术的方方面面。他作品的题材广泛,不仅包含中国传统戏曲中的生、旦、净、丑各种行当造型,又根据闽南木偶的特定剧目而有所延伸,创造出缘自于儒、释、道本源和民间传统、神话传说、历史故事的仙、神形象。

  在木偶头的面部勾绘上,徐竹初不仅借鉴京剧、昆曲等戏曲脸谱的勾绘方式,还结合民间年画的手法,大胆夸张色彩。对于彩塑,民间有诀:“三分胚子七分彩”。更为强调彩绘的作用。而徐竹初不仅在木刻基形中强调神形关系,在彩绘时更凸显线的勾勒之功力,灵性伴着生动,精致伴着绝妙,洋溢着作者的意象和浪漫的欢愉。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徐竹初艺术创作的高峰期,“文革”十年的蓄聚和压抑的创作热情于此喷薄而出,他修复制作了《大名府》、《雷万春打虎》、《蒋干盗书》等经典木偶剧目数千部,并扩充了剧中的角色形象。尤为难得的是,他将大量人物造型拓展为眼、眉、嘴、舌均可活动的灵巧木偶。动起来的木偶被注入生命的灵性,偶人可以与现实的人对话,这超乎寻常的想象和大胆的创新使木偶活了。多年来,他又将原有的二百余种戏曲人物造型发展到如今的五、六百种,他凭借艺术在创造、繁衍着一个偶人的世界,由此,他在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人的同时,也攀上了艺术新的高峰。

  走过一个甲子的艺术苦旅,徐竹初依旧刀锋劲健,游刃有余。一个个偶人在他不辍的劳作中诞生。今天,他带着创作的400余木刻偶人和自清代中期以来的家传木偶遗珍捐赠给中国美术馆,这种对民族文化的责任感和对艺术的至诚之爱以及奉献精神令我们由衷钦佩!

  感谢!感谢!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二〇一六年一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