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南京艺术学院

        有明一代,文人士大夫以实现复兴宋文化为其人文理想。在此愿景下,各种文艺与技术都有了长足的发展空间,明人普遍沉浸在丰富的物质与进步的技术所带来的精致生活中。迨至晚明,虽然社会问题丛生,但是其文艺之活力不减,此种盛况,在17世纪江西文人徐世溥的信札中得以概括:“当神宗时,天下文治响盛。若赵高邑、顾无锡、邹吉水、海琼州之道德风节,袁嘉兴之穷理,焦秣陵之博物,董华亭之书画,徐上海、利西士之历法,汤临川之词曲,李奉祠之本草,赵隐君之字学。下而时氏之陶,顾氏之冶,方氏、程氏之墨,陆氏攻玉,何氏刻印,皆可与古作者同敝天壤。而万历五十年无诗,滥于王、李,佻于袁、徐,纤于钟、谭。”也就是说,晚明作为一个特殊的历史阶段,其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皆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在文化艺术上,晚明也与中国历史上的其它时期迥然有别,在文学、书画、戏曲、园林、家具、雕塑等艺术领域,其文人介入的特征尤为彰显,将晚明的造物艺术在审美意趣上得以精神提升。

        基于南京艺术学院人文学院艺术史论系创建之际,经过长达一年时间的精心准备,现拟于2015年12月26日—27日在南京艺术学院逸夫图书馆召开“与造物游--晚明艺术史学术研讨会”,届时将有国内外艺术史相关领域学者二十四人进行专题讨论,欢迎校内外人士列席旁听及参与讨论。

        会议日程及讲题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