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齐鲁晚报

  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和国际交流的不断深入,艺术收藏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热门的社会关注点和全新的经济增长点,而艺术收藏在文化提升和经济回 报上的优势,更吸引了许多实力雄厚的企业介入其中。相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西方发达国家企业艺术收藏的繁荣,中国企业收藏发展速度近年来明显加快。国内艺术 品价格的上扬,使得投资、收藏艺术品所需要的资金量越来越大,中国传统藏家或者单一收藏者的实力已经不足以涉足高端市场,而艺术品市场投资收藏企业化、机 构化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

  实力企业出手阔绰

  频入天价精品

  目前,我国企业、机构收藏发展速度越来 越快,成为国内艺术品市场越来越重要的参与力量。许多涉足国内艺术品收藏的企业或在拍场上追逐精品、天价频出,或在不断探索实践系统收藏体系,成为媒体争 相关注焦点。在这些实力雄厚、出手阔绰的企业中,中国建设银行自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艺术品收藏的探索和实践,收藏包括著名油画《毛主席去安源》以及孙 中山手札等精品;而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则采取逐年完善企业收藏方式,曾在2007年以4032万元拍得陈逸飞作品《黄河颂》,2009年又以 1904万元拍得蒋兆和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不仅如此,在近年艺术市场的过亿天价藏品中,企业更是“砸金”贡献主力: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于2012 年以2.16亿元购得“过云楼”藏书,上海宝龙集团在2013年秋季拍卖会上以1.288亿元的高价购藏了黄胄的 精品画作《欢腾的草原》,大连万达集团于2013年以约合1.72亿元人民币高价在纽约佳士得购藏了毕加索油画作品《两个小孩》,都成为当时国内企业涉足 艺术品收藏最为轰动的案例。而在去年的嘉德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潘天寿巨作《鹰石山花图》以2.7945亿元成交,创艺术家个人作品拍卖 纪录,另一件李可染作 品《井冈山》也以1.265亿元成交,两件均为新疆广汇集团竞得。有专业人士认为,伴随近几年国内企业艺术收藏的不断发展,艺术收藏的种类范围也进一步扩 展多元,涉及中国书画、古董杂项甚至国际艺术品,这些变化既体现了企业收藏对当代文化建设和对世界文化的关注,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企业收藏自身的多样化 趋势。

  艺术购藏功能多元

  私藏逐渐变身公共资源

  在很多人眼里,与高雅的艺术联姻,既是企业家自身 彰显品位的方式,也是企业投资、提升吸引力的有效手段。事实上,艺术收藏不仅能够拓展企业品牌内涵,树立企业文化、塑造形象,提高企业家的文化素质和精神 品格,也有助于企业的资产配置、财务安排。不仅如此,有的企业将收藏品归为企业固定资产范畴,将藏品定义为“经营设施”,可每年折旧,虽然表面看来这些藏 品终将转换成“零资产”,但其内在价值却在伴随时间不断增长。

  不可否认的是,企业收藏最大的意义,还在于其能够变私藏为公共服务资源。 具备一定规模的企业都热衷于投资收藏品,而大机构、大企业通常有足够的资金用于系统性、规模化的收藏以及机构的设立。在国外,由美国著名财富家族洛克菲勒 提供财务支持的纽约现代美术馆,以及索罗门·R·古根海姆基金会旗下的古根海姆博物馆等,都是享誉全球的私人博物馆,也正是从企业收藏发展而来的典型代 表。在国内,由于我国投资建设公共文化设施有限,很多企业收藏也以国外先进案例为标杆,涌现出一些相对成熟的美术馆,比如保利艺术博物馆、民生现代美术 馆、龙美术馆等。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国内机构收藏正逐渐走出私藏,仿照西方机构收藏模式变身公共资源,逐渐成为社会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有力补充,对促进社 会艺术教育起到了推动作用。

  企业潜力待发掘

  收藏更需专业团队

  当然,虽然与个人藏家相比,企业的 经济实力更为雄厚,但是,由于起步较晚、运作欠规范等原因,中国企业收藏也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相比于国外成熟的收藏规范体系,一些企业的艺术收藏仅仅是 出于企业家的爱好,并没有上升到专业系统的收藏层面,很多企业的决策人无法克服短期盈利的思维模式,或呈现出乍富之后的“土豪品味”,对于文化艺术以及收 藏内涵、市场规律认知还非常不足。伴随企业介入艺术品市场,还有许多市场参与者担心大机构、大企业依靠资金实力,大规模买进、包装和炒作拉高价格,造成市 场的混乱,进一步催生艺术品市场上盲目投资的行为。

  在粗放式转入专业化的道路中,有专家指出,企业收藏是近年来出现的新生事物,在目标 定位、收藏标准、程序规范、藏品管理、回馈社会等方面均有待进一步完善,应该看到的是,中国企业收藏的巨大能量还远远没有发挥。因此,如何引导企业收藏方 向,进而引领艺术品市场走向、确立价值标准、推动市场可持续发展也是目前亟待深化的课题。对企业而言,如果想在艺术品收藏中获得长远、持续发展,应摒弃投 机意识、加强艺术品位修养,聘请专业顾问团队,制定兼顾市场和企业自身特点的评估体系,使企业在艺术品选择上能够更加理智。只有这样,中国企业收藏才能经 过初级发展阶段,提高对文化产品的要求,促进艺术收藏市场良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