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湖帆《稼轩诗意图》‍‍

‍‍  近年的艺术品市场,在总体规模收缩的同时,市场结构却在演变推进。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当代书画各自迸发迥异的沉浮变迁。民国书画,却一直被挤压其间。3月23日,嘉德四季第45期拍卖会推出以近现代、民国作品为主体的“德华堂藏书画”以及“遗珠拾珀”同一收藏系列预展。民国书画再次散发曙光,似要在热火的拍场烙下重重一印。‍‍

  ‍‍‍‍绚烂多姿的“民国范儿”‍‍‍‍

  ‍‍从历史的滚轴中不难发现,民国短短的30多年,却是一个思想高度碰撞的时期。民国时期的绘画在复古派与改革派激荡的冲撞、论争、探索下延续了新生,走上了一条充满荆棘但前途光明的道路。民国书坛名家辈出、俊彩星驰、绚烂多姿。吴昌硕凭借诗书画印的能力而独树一帜,成为海派巨擘;康有为等人得益于对“碑”的钻研而呈现崭新的面貌,他们在笔墨、碑帖间游走,各自展现出独特的风貌。一股民国收藏风潮油然兴起。‍‍

  ‍‍就在嘉德四季2013年推出“山河岁月——梁寒操藏民国名人尺牍”,试水民国书画以来,它就注定不可能置身事外。杨虎城《楷书》在此次拍卖中最终以264.5万元成交,高出估价200倍。随即,北京匡时、中国嘉德、广东崇正、广州华艺等拍卖行持续推出多次民国书法专题,培养新入买家群体、开辟和占领新领域。民国时期的书法精品在全国各大拍场大放异彩,屡创新高。而早在2011年秋拍,香港苏富比就开先河将大批量的民国书画投放拍场,一扫此前近现代书画大家一统江山的局面。‍‍

  ‍‍“民国书画在收藏界受到追捧,主要包含两个原因:一是民国书画的确蕴藏深厚的文化内涵和艺术特色,令人回味无穷;二是传统文化回归的魅力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人们审美价值的提升,‘旧时月色’成为人们对那个特定时代的缅怀。”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朱万章表示,民国时期的书画作品可以分为职业书画家作品和文人、学者、政要的书画作品。前者因为艺术水准上乘而受到追捧;后者因为书以人贵、画以人传而吸引藏家,如鲁迅、蔡元培等本身不是职业书法家,但因为在学术界以及文学家的影响力,其书法成为藏家追逐的对象。‍‍

  ‍‍目前,政界、学界和文化界名人在书法方面受到青睐,如孙中山、黄兴、李叔同、苏曼殊等。而从全国范围来看,冰心、沈丛文、闻一多、朱自清、胡适、钱钟书等文化名人的对联、条幅,甚至是小小的信札,因背后的故事韵味和深厚的文化修养也表现强势;绘画方面则着眼于20世纪前期美术界举足轻重的画家作品,如黄宾虹、齐白石、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的作品等。‍‍

  ‍‍“民国书家除部分画家外,或为军政要员,在政坛上呼风唤雨;或为文化名流,在学术上卓有建树。他们多视书法为小技余事,但时势造就了他们的传奇经历和开阔视野,奇人自有不凡的气度和博大的胸怀,因而他们的书法是从容 而自由的,这就是真正的‘民国范儿’。”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方面表示,康有为、梁启超、李叔同等人学贯中西,他们的字里透露出一种不同前代,更具性情的书卷气,这是思想自由的外化。书画同源,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黄宾虹等对金石、书画、诗文无不精通,更宽的艺术视角,给他们的书法注入了新的活力,让民国的整体书风更加绚烂多彩。‍‍

  ‍‍朱万章补充道:“民国时期的审美情趣,侧重表达绘画本身的真谛,追寻诗情画意的境界。比如山水画,多为浅山低影,一望无际的江景等,无限的遐想令观者在自由想象的空间肆意驰骋。”‍‍

‍‍  二八分化痕迹显露‍‍

  ‍‍“民国书画的价值构成因素主要由艺术价值和个人影响力所决定,二者居其一即可产生很大的商业价值。”朱万章说。‍‍

  ‍‍而在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书画部经理牟翔看来,首先要看名头,也就是作品出自谁人之手;其次要看艺术功力,比如书法水平如何、哪种字体、是否为精品代表作等。当然,从市场的角度来说,尺寸的大小也影响价格,特别是目前以平尺计价的市场环境,作品尺寸的大小可谓十分关键。不过有些尺幅小的信札类作品,只要内容完整、主题明确,具有史料价值、文物研究价值的话,也能抬升整体的价格。‍‍

  ‍‍民国书画虽然是一个很大的板块,但这么多年来总体市场表现一般,近些年对它的价值挖掘多体现于书法,而不在绘画上。比如市场表现突出的文化名人书法以及政要名人书法。‍‍

  ‍‍“书法作品一般从书体以及内容进行品评,相对直观;绘画作品展现的内容则丰富多彩,山水、人物、花鸟等门类众多,涉及面广泛。此外,欣赏绘画作品需要具备一定的艺术功力,也为真伪鉴别增加了难度,投资和收藏者从书法作品入手,从易到难,由浅入深比较可行。”牟翔还表示,当今拍场的近现代书画市场价格已经高企,不太适合初学者入门。而民国书法的价格一直以来被低估,数千元的作品很多,价值高,却没有引起藏家的重视,长期以来处于价格洼地,投资它们无疑是明智的选择。‍‍

  ‍‍‍‍‍‍朱万章则认为主要依具体作者和作品而定,比如鲁迅的书法就比很多职业画家的画还要贵。但从普遍上讲,书法价格不如绘画,自古以来就是如此,民国时期的作品自然也不例外。‍‍‍‍‍‍

  ‍‍二八分化,甚至是一九分化的现象在目前的艺术品市场中痕迹显露。牟翔认为,一线名家的作品价格居高不下,如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等作品的真品存世量少,一直以来都是资金追捧的对象,价格也相对稳定;二三线名家,特别是海派名家由于前期价格过高,虚火严重,目前处于回落的阶段,在市场进入调整、新进资金有限的情况下,作品价格不会太上扬。‍‍

  ‍‍可见民国时期除了少数大名家外,其他如陈半丁、贺天健、冯超然等人的作品并不太受宠,“这反映出不同时期收藏家审美喜好、标准的差异。民国时期,陈半丁、冯超然等人要比吴昌硕、齐白石、徐悲鸿等人更受到藏家的欢迎,而到了现在,这种情况发生了转变。”朱万章表示,这说明经过时间的洗礼以后,真正具有艺术价值的东西会沉淀下来,被历史所垂注。‍‍

  ‍‍‍‍破茧而出的洗礼‍‍‍‍

  ‍‍当艺术变得纯粹,市场又在繁荣衍变中发展,民国书画家们虽破茧而出,风靡全国,可现如今却仅有吴湖帆等几人身姿卓越,风光拍场,不能与民国时期的辉煌同日而语。‍‍

  ‍‍“吴湖帆是一位全才性画家,张大千最佩服的画家中,吴湖帆就排在第一位。他的作品其实一直以来表现还不错,即便在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了相当的市场价格,但是后来却不及齐白石等人,归因于资金在特定情况下的逐利本性,造成了局部热点的不均衡。”牟翔认为,论艺术水平和创作功底,吴湖帆不在一线画家之下,他的作品在复古的生货市场认可度很高,将来也会成为拍场的亮点和热点。‍‍

  ‍‍朱万章表示,正如今天市场上被推崇的画家,若干年以后可能会被历史所冷落或淘汰是一样的道理。对于艺术家而言,历史是残酷的,只有真正具有艺术和历史价值的东西才经得起大浪淘沙的洗礼,才真正站得住脚。‍‍

  ‍‍民国书画虽然占据特殊的历史地位,艺术特性与文化价值自由独立,但与此同时,它们也价位高企,赝品横生。朱万章建议藏家们要擦亮眼睛,别被市场一时的繁华表象和炒作所迷惑,收藏作品时要侧重它本身的文化价值。毕竟,但凡具有艺术价值和深远影响力的书画作品,都会在价格走势方面持续向前。反之,暂时的市场优势并不能长久。‍‍

  ‍‍随着大批年轻买家进入艺术品拍卖市场,他们的价值观、审美观秉持全新的特质,市场偏好与传统买家具有明显的不同。当代水墨、当代油画进入了他们的收藏视野,但是这块领域目前的炒作成分很高,集聚的风险很大。而资金进入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利。牟翔相信,随着对民国书画领域的充分发掘,它们的市场价值和潜能一定会发挥出来,受到藏家的重视,市场份额也将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