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美术家协会发布了关于取消孙平、章月忠中国美术家协会会籍的公告,引起了大众不小的议论。从公告得知,两人之前都是经所在地美术家协会推 荐,之后被中国美术家协会批准入会的。而近年来,由于孙平以“性书法”的名义,自称行为艺术,在国内国际大肆宣扬,遭到社会公众一致唾弃,被认为“低级下 流,肆意糟蹋书法,践踏文明”;章月忠则因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已于2014年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8个月。鉴于两人的行为均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也极大损 害了中国美术家协会的声誉,故经协会研究决定,给予他们取消会籍的处分。

  对于协会取消会员会籍、开除问题会员的做法,表面上看,或者从某种角度看,是正确的处理方式,也是协会严律无私的体现。但从另一个层面上讲,却 也可能是所在组织和单位不负责任、推卸责任的体现。为什么这样说呢?俗话讲“子不教,父之过”,儿子没有教养好,是父亲的责任。同理,会员出事,其所在组 织和单位也一样有着不可推卸的某种责任。像会员章月忠,因为犯了法而被开除,自然无可厚非,直接由司法机关来解决。但像会员孙平,其在艺术本身上出现了所 谓糟践艺术的行为和做法,那么对于中国美术家协会来讲,显然是用人不察、管理疏忽的体现。作为一个团体,既然已经批准了他们加入,吸收了他们为会员,就理 所应当对会员管理好,特别是要为自己的会员在艺术行为这个“业务”本体上给国家、社会、公众等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负责,而绝非开除了事那么简单。

  把那些德行差、品格劣,以及肆意侮辱糟践艺术的会员开除,使其脱离所在组织和单位,却把他们扔给了社会和公众。这就好比孩子在外惹了事,家长却 不进行批评教育,使其认错悔改、改过自新,而是直接将其赶出家门,宣称断绝关系,不再管问,这样的做法显然是不负责任的,甚至可看成某种形式的姑息和放 任。如果不加以劝导教育,只是简单采用开除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治标不治本倒是其次,很可能日后还会给社会和公众带来更大的危害和更恶劣的影响。

  所以对于社会和公众来讲,对有关组织和单位的某些做法要学会问责、敢于问责!而有关组织和单位也一定不能把开除会员当成处理和解决问题的万能妙 方,甚至当成推卸责任的有效方式和手段。务必要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意识与社会担当精神,而不是仅借开除之名为的只是把身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