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近两年来强力反腐的政策刺激,礼品画的市场份额一度被压缩至边缘墙角,宏观调控的辐射反而迫使资本的选择更加趋于理性……大浪淘沙之下,难免有人欢喜有人愁,艺术市场的重新洗牌势必使老派的官本位画家面临困局。今年的拍场上,笔者就亲睹一位大名头人物画家的作品,由两年前60万元每平尺的供不应求跌至拍卖时10万元每平尺的无人问津,即便在这样大幅度的降价下,最终还是惨淡流拍。同样的场景在其他各大拍行,也时有发生。市场泡沫的迅速湮灭,让很多买家措手不及,耗巨额代价抢购的‘香饽饽’,转眼间就成了砸在手里的‘烂菜叶’,损失惨重……随着‘后礼品画时代’的到来,艺术市场的自律正在发生作用,它要求藏家不为利益左右,不断强化个人的文化学养,开拓视野,提升鉴赏及审美能力;要求画家重拾艺术尊严,从内心出发去创作更贴近时代及富含创新精神的艺术作品。说到底,唯有永葆艺术之真诚敬畏,才能从根源上拨乱反正。”

  ——贾廷峰撰文称“艺术市场的自律正在发生作用”

  困局显然不是“自律”造成的。

  “拒绝批评的行为……于今再正常不过,或许正是各方的不谋而合,是社会现状的一种自然折射,是大家都乐于见到的一团和气皆大欢喜之局面。不信,您可去做个民意调查,看有几个人还喜欢听批评。请到那些作品点评会、研讨会、推介会上听一听,去拿些作品评论文章看一看,还能听到、看到几句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和一针见血的批评话?现在,别说成人,就连三岁孩子你都不敢轻易批评他,小毛驴似的,只能顺着毛捋,稍戗着点,就朝你喷响鼻、尥蹶子……你若真想实实在在给他指出一点缺点毛病、提出一点意见建议,哪怕是掏心窝子的话,他也一定把你的好心当成驴肝肺:瞧不起我?想打压我?嫉妒我?有意搞人身攻击?反正琢磨来琢磨去,就是不肯往好处去想。其实,人家愿意推心置腹给你指出缺点毛病,正是出于对你的看重、瞧得起,是对你负责。”

  ——张亚新撰文称“大家都乐于见到一团和气皆大欢喜之局面”

  皆大欢喜难得真欢喜,一团和气多是假和气。

  “在当下书画艺术界,经常会有谁是画什么、画什么‘第一人’的修辞出现在其大名的前面;有时候你想不看、不听、绕过去都不行……事实上,‘第一人’们已经深入人心,而且具有比较广泛的群众基础。那么‘第一人’究竟是什么人?‘第一人’怎么知道自己是第一人?什么样的人会迷恋‘第一人’?什么人会成为‘第一人’?是‘第一人’又怎么啦?‘第一人’的画就值得收藏吗……单凭变着法子画张画就说自己是‘第一人’,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我见过有人画‘独眼鸡’‘三头人’和‘五腿马’的,但这都不算‘第一人’,如果他坚信,那么他就以为我们没有看过《山海经》。《山海经》上什么奇形怪物、奇花异草没有……书法和画画一样,当你的功底、学养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真的无所谓是不是天下第一了!所以,有时候我们看名家大师随意的一封书信,随意的画竿竹子、兰花都是那么的气象万千,其原因就是境界和心境的内涵所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