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子钧 

  中国书法作为一门文字书写的艺术。但在文字产生之初仅仅是代替“结绳记事”的符号工具。但发展到后来却代替的“乐”成为“中国美学的基础”(林语堂语)。成为中国文人抒发情感的领地。更为甚者称“书法是中国艺术中核心的核心”(熊秉明语),成为直接体现“道”的精神的艺术。一切皆动,无物常驻。书法中亦是如此,动的事物才具有生命力。研究清楚书法中具有哪些运动的方式、方法,对书写者完善自己的作品有极大好处。

  一切皆流,无物常驻。物质的运动属性也渗透到书法的创作与欣赏过程中。正如汉代蔡邕《笔论》中所说“为书之体,须人其形,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 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行走、飞动、往来、水火皆为形容书法的动态美。书写的汉字只有具备了动态意象才能算的上是书法。那书法里会有哪些动态呢,我怎样把握这些动态才能算的是书法呢?下面我们尝试从线条的动感、结构的动感以及章法的动感三个方面逐一论述分析。(第一个方面:徐子钧:书法形态动感的感知之线条动感,第二个方面:徐子钧:书法形态动感的感知之图形动感,此篇为第三个方面)

  书法动静氛围形成

  1、整体的动与局部的静

  动静作为一组阴阳矛盾,动为阳,静为阴,相生相克。没有动也无所谓静。作品中一味的动则让人感觉烦躁不安,焦灼。一味的静则似于死亡之沉寂,了无生机。如图徐渭《杜甫诗轴》整篇动势被宣泄的淋漓尽致,然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作品中“夜”字,“生”字,“台 ”字,“根 ”字等字形较小,字势稳定,用笔稳定沉着,含蓄,虽处于次要的地位,却为稳定全局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