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高网

        在华彩纷纭的海上画坛,徐建融先生是一位踽踽独行的学者型书画家。他著作等身,诗书画兼能,山水、人物、花鸟皆长。他以谢稚柳、陈佩秋两位先生为渊源,上溯晋唐,兼参南北宋,致敬元四家,孜孜矻矻,恭谨恪勤,既以画为乐,又以画为役,以积劫方成的努力,一超直入如来地。晋唐宋元传统为其大雅正声,所以笔下气度雍容,一派天机。“画则以唐宋众工之制为法,诗则以唐宋骚客之格为宗,虽不能佳,而能存诗画之本法。” 这是徐建融先生的坚持,传统文人诗、书、画、印的“三绝”、“四全”,在他的花鸟画中得到延续。他服膺风华绝代的宋人花鸟,其写生精神和周密不苟的描绘技法、清新雅致的诗意情境令他心有戚戚,从而心摹手追。他不仅临摹了大量的宋画名作,还亲自栽植了各种花卉供作画资,乘之愈往,识之愈真。他笔下的花鸟或逸笔草草,不求形似,内涵郁勃磊落之气;或用笔工细,明丽简洁,天趣盎然而不失雅逸之气。他特别提出“工笔意写”和“意笔工写”两个论点,便是试图通过借鉴明清传统的率意来纠正工整画风的刻板之失,通过借鉴唐宋传统的严谨而力挽粗放画风泛滥之弊,既追求工笔画的形态逼真,更寻求写意画的象外传神,物情兼备,率能夺造化而移精神。而其画面之精彩,也在于其诗文题跋,往往神思突来,倚马可得,却运笔纡徐,寄兴在从容不迫处。其画外之意,天人之想,洋洋洒洒,都在其空明骀荡、汪洋曼衍的笔意之中了。

        在中国这个艺术抒情特性极为发达的国度中,绘画往往通过比兴、寓意和象征手段含蓄间接地传达自我情感。所谓“吾儒者,粗识去就,性爱山水”,文人士大夫与质实而趣灵的山水最为亲密。徐建融先生亦一生好入名山游,他遥接晋唐余绪,服膺宋元山水精神,将自己从真山真水中获得的审美感受付诸笔墨,放诸胸怀,与琴酒而俱适,纵烟霞以独往,进而笔走龙蛇、卧游山水实现其远蹈高引、离尘绝俗的心愿。遍游古今美术史诸家之后,他以谢稚柳、陈佩秋两位先生为渊源,上溯晋唐,兼参南北宋,致敬元四家,孜孜矻矻,恭谨恪勤,既以画为乐,又以画为役,以积劫方成的努力,一超直入如来地。晋唐宋元传统为其大雅正声,所以笔下气度雍容,一派天机。

        晋唐是中国人物画的高峰期,这是徐建融先生对绘画史的评价,也是他人物画创作的借鉴方向。他多次礼拜敦煌莫高窟,观摩晋唐名迹,由衷钦佩他们空实明快的线描、辉煌灿烂的色彩和堂皇恢弘的气度,也为其中所体认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立身处事原则所折服,提倡严整以肃、恪勤以周的创作态度和服务社会的艺术功能。徐建融先生身体力行地向晋唐人物画学习,以形写神,迁想妙得,重现晋唐真善美的风华,以求六法俱全,万象毕尽。他大隐于市,其道释画、高士图、仕女画等摒弃刻露与浮华,努力营造一种或雍容或冲淡的气度。除了追求笔精墨妙、格调高华与气度堂皇,也蕴藏对于历史和过往的态度,更包含了一种现实的针砭意义,取语甚直,计思匪深。

        徐建融先生以“画之本法”为基础,借鉴书法的技法之长,以帖学为重,追踪晋人绝轨,倾慕褚遂良、倪云林、董其昌等大家,好作小楷书、小行书,往往融会褚、倪、董三家风貌,其书法显得娟秀典雅,隽逸灵动,书卷气盎然。

        徐建融先生的诗词亦称沪上一绝。其词早年入于豪放,首重行云流水之势,意气纵横而实有感发,其行于当行、止于不可不止者,有似东坡;中年之后,糅入婉约派之回环曲折、典丽堂皇的韵致,锋芒微敛,渐趋敦厚,同时又保持着一贯的排宕之气,而似美成。故其为诗为词,既有荡气回肠之致,又富委婉清丽之姿,缘于其一片侠骨柔肠和剑胆琴心。“当年曾赋新诗者,更赋停云归去来”。或许,徐建融先生所取得的一切成就,皆能从诗词中找到其渊源。作为当代中国文人之典范,徐建融先生阅尽天下书卷与画卷,以“宽容”的态度为人处世,以“士气”贯穿诗文书画,坚持“雅正”的气息与立场,藉助治史、为文、从艺之“技”,而最终通达于人生之“道”。

编辑:汉唐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