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发布中国艺术市场的报告
购藏趋于稳定,中国老一代藏家群体大部分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企业家。也将是艺术市场未来10年的主导力量。千禧一代的藏家较为年轻化,并大多具有西方教育背景,这让他对西方当代艺术十分敏锐,收藏行为也与西方接近。但从交易量上来看,未来3-5年间购买单件作品1千万到上亿美金价格区间的可能性较小。
 
中国艺术市场》以下简称“演讲”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展览和会议中心发布。演讲由纽约苏富比(微博)艺术学院教授兼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吴可佳撰写,日前。这是西方艺术机构首度以中国艺术市场为主题发布的叙事性研究报告。
 
较少进行深度叙事。而该报告线性回顾、挖掘了中国艺术市场的起源及其近四十年的发展历史。尽管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艺术市场,既有的中国市场报告一般只反映某一年度的市场动态。外界对中国艺术市场的解仍然是有限的TEFA F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凡·马里斯表示,本年度的艺术市场报告将通过对中国艺术市场发展的历史性回顾,以及与收藏家和主要从业人士的访谈为这个快速幼稚的市场提供翔实的背景。
 
快速生长的中国市场
 
并认为,演讲回顾现代中国艺术市场40年发展历程。中国已快速生长为世界第二大艺术市场。现代意义上的中国艺术市场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以计划经济为主的国有文物商店,从二级市场的视角来解读,与西方几大拍卖行超越200年的历史相比,中国艺术市场这四十年的发展历史是较为短暂的重要的转折点在于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90年代才出现了国内第一批拍卖行,包括朵云轩拍卖(1992年)和嘉德(1993年)等,这些拍卖行此时才开始依照市场经济规律来进行拍卖。但在20多年间,保利、嘉德的成交量已成为全球第三、四名,仅次于佳士得和苏富比,可以说生长速度惊人。
 
中国拥有20家艺博会和4000余家画廊,目前。海外艺博会和蓝筹画廊的入驻将引发竞争升级。演讲指出,当代艺术是一个国际化的市场,中国艺术家的事业发展需要国际艺术市场,因此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西方蓝筹画廊开始代理中国艺术家,这一点对于中国画廊来说是服务、资源、专业性等各方面的冲击和挑战。
 
起到引导作用。由于非藏家到藏家的转变更多从一级市场开始,刚结束的香港巴塞尔博览会对于中国一级艺术市场而言。这些进驻对于开拓新的藏家群体将起到重要作用。西方拍卖行虽然在国内的业务受到限制,但它入驻也带来了先进的观念和服务管理,对国内拍卖行而言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中国当代艺术难以成为单独门类
 
目前中国二级艺术市场成交量最大门类的仍是中国书画和瓷杂器物,根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去年发布的2017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统计年报。占比86%油画及当代艺术门类仅占5.05%吴可佳认为,中国的二级艺术市场结构将继续维持以中国书画、器物为主,中国当代艺术为辅,西方当代艺术为点缀的局面,而西方的二级艺术市场结构则更多以西方当代艺术为主,印象派其次。未来,中国书画和瓷杂器物仍将是中国二级艺术市场的主要构成局部,至少占比70%以上。
 
国外拍卖行的销售带动并支撑了国内二级市场。然而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后,中国当代艺术门类在国际二级市场曾出现昙花一现的热度。2004至2009年间。国际二级市场中的中国当代艺术门类在高速增长后开始迅速下滑,以致该门类在2009年被纽约苏富比取消,并至今未被恢复。吴可佳表示,现在看来,即使在纽约这个全球最大的艺术市场,中国当代艺术的征集和销售也无法使其成为一个单独的门类,未来再度恢复的可能性不大。
 
藏家代际影响市场趣味
 
中国大陆国内拍卖行的年营业额在300亿元人民币上下浮动。目前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约6%与世界平均水平(约3%相比仍然较高。因此宏观经济不太会对拍卖行的年营业额造成较大影响。目前中国高净值人群的资金仍然是相对富余的而这些资金为何没有被投入艺术市场,自2012年以来。吴可佳认为是一个藏家转化的问题。如果要在300亿元人民币的基础上有所突破,需要一大批新藏家进场,而如何转化这些藏家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未来五至十年内二级市场将难以出现2011年的盛况。